星火燎天记 第六十九章 喝酒与拜师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陈望知道自己没有死,生和死都是人生的一部分,是一个人最能直观的感受,此刻陈望就知道自己没有死,只是自己身在一个非常奇特的地方,陈望肯定这个不是梦境或者幻境,自己也不是自己。自己不是自己的身体,自己好像是自己的意识,陈望现在就是意识,只是陈望不知道自己的意识是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我果然不会死,陈望有些庆幸的想道。其实除了一片漆黑,他根本什么都看见,所幸陈望自幼就不怕黑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出去,或是自己怎么才能醒来,他找不到怀老头给他的木匕首,只有漫无目的的在黑暗中四处游走。

    就这样走着走着,也许过了很多年,也许只是一瞬之间,陈望看见一个人出现了在了自己的面前,那人缓缓的向陈望走了过来,陈望再次确定了这真的是梦也不是幻境。陈望张开双手,那人走到陈望的身前,两人拥抱在了起来,一个象征男人友谊的拥抱,久别重逢的拥抱,生死已相隔的拥抱。

    那人是怀乡,怀老头。

    “老头你没死?!”这是陈望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,然后陈望又接着继续说道“我就知道你没死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怀乡依然一脸风霜,只不过身子却是挺拔的站着,身材也算得上是高大并不比陈望矮,陈望细细注视着怀老头,奴隶营中的昔日龌蹉已经不在,从前破旧的长衫已被简单干净的素色长衫给取代。衣服并不华贵,但陈望总感觉这老头的气质发生了变化,看着不像是换了一件衣服的原因,那是因为什么呢?

    直到现在陈望才发现自己对怀老头了解的太少,在奴隶营的时候老头说他不过是个老先生而已,陈望是非常相信的,就算后来老头给了自己和荀召两本秘籍,陈望也不觉得怀乡是个厉害人物。

    在奴隶营活过了八年的陈望,因为宋燕交战,他们经常被派往前线修建各种军事工事,在宋国沦陷区见过很多宋国的所谓的士大夫、读书人。陈望对这类人的态度是不喜欢也不厌恶,只是觉得这类人有时酸得可怕、腐得可狠,有时却又令他可敬。奴隶营里来过很多读书人,甚至有看起来比怀老头还老的读书人,只不过他们都没能在奴隶营里活下去,陈望还记得有一次自己讨好燕兵救了一个老儒生一命,那老儒生还反过来说自己这个少年人没有骨气。

    陈望一开始还以为怀老头是这类人,然而令他想象不到的这是怀老头实在是让他大跌眼镜,和自己和荀召讲黄段子,当着众人的面用那把匕首挫指甲,陈望都差点以为这是个抠脚老汉,哪里是什么读书人。于是陈望就从心底里接纳了这个读书人。

    和其他读书人一样,怀老头的这个读书人,他自称的老先生,除了每天以惊人偷懒天赋躲避着各种累活,然后一到可以休息的时间,就会像陈望和荀召说很多事情,有时和荀召谈一些治国之策啊,这里他倒是和荀召是一对,当时陈望是这样想的。有时又跑过来对着陈望问东问西,问陈望的家乡在哪里,那里风景好不好之类的。

    总之这老头是个话痨,一个爱吹牛的老先生,这是当时陈望给怀乡的标签。直到陈望发现了那把木匕首的不凡之处。不凡之物配得自然是不凡之人,怀老头不是普通人,这是陈望现在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也没死!”

    怀老头的脸上无惊无喜,就像是第二天睡觉起来对着陈望很是无聊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望笑着挠了挠头,突然发现久别重逢都不知道说些什么,便问道“这里是哪里?”

    怀老头没有回答他,一个转身便缓缓的向前走去,陈望便缓缓的跟着怀老头走着,反正他知道怀老头是不会害自己的。两人就这样缓缓走了数十步,天就亮了。一片豁然开朗,两石凳,一石桌,一凉亭。周围好像有娟娟流水声,只不过陈望看不见水在哪里。这凉亭就是这个世界,世界就只有这凉亭。

    怀老头坐下,陈望也跟着坐下。石桌上空无一物,坏老头坐在陈望对面问道“想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陈望看了四周一眼,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没有,随口说道“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茶太淡了,喝了这么多年已如清水,喝酒吧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陈望心想不是你问道喝什么的吗?“那喝酒吧,你高兴就好!”

    于是怀老头就拿起一壶酒倒在了石桌上的石碗中,陈望闻到了浓烈的酒香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......”陈望目瞪口呆的看着笑眯眯的怀老头,这戏法变得也太溜了吧。

    陈望小心翼翼的抬起石碗问道”这酒能喝?!“

    怀老头笑了笑,直接抬起石碗就喝了一大口,宛如喝清水一般。陈望见到便学着怀老头喝了一大口下肚,味道还真是不错,入口虽微辣,到喉中却甘甜回味,再到腹中宛如一股暖流流淌全身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陈望咂咂嘴叫道,石碗中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怀老头一脸笑容的看着陈望,也把自己碗中的酒给喝完,才开口说道“这是酒是杜回所酿,味道不错吧?”

    陈望没问杜回事谁,只是怔怔的看着怀老头,怀老头又给两人的石碗满上。良久,陈望才问道“这酒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醉生梦死“。

    “哦”陈望点了点头,又继续沉默,没有继续再喝碗中的醉生梦死,仍然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怀老头。

    怀老头的脸上虽皱纹明显,却仍然是一头黑发,这样看起来倒不显得老,面对陈望满是疑问的眼神,怀老头的非常平静的拿起石碗小小的勉了一口,才开口道“想问什么就问吧。”

    陈望想了想,好像自己也不知道要问些什么,问你是谁之类的话也太俗套了吧,便看着怀老头说道“老头你自己坦白吧...”

    怀老头抚了抚有些花白的胡须,仿佛又变成了奴隶营的那个坏老头,笑着说道“我的确是叫怀乡,这个名字我已经用很久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久很久以前,我都忘了有多久了,这个故事讲起来也要很久,我还不讲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陈望一脸你在逗我玩吗的表情。

    怀老头哈哈大笑“我还是跟你讲一讲,那把剑的故事吧!”

    “剑?”陈望还没从先前被耍的心情中恢复过来,有些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给你的那把木匕首,他是一把剑,你也可以不当他是把剑。”

    陈望一脸茫然”我说怀老头,是你说得话太过高深还是我的智商太低,或者你就是在逗我玩?“

    怀老头又是呵呵一笑“别急,别急,来喝酒!”

    又是一碗酒下肚,陈望再次平静地等待怀老头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的名字叫心刃,名字是我取得,是不是很不错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剑陪伴了我许久,剑者便是心之刃,这剑我向来不离身,我把这剑给了你,你可懂?”

    陈望明白怀老头的意思,这意味便是传承,怀老头是叫自己继承他的衣钵吗?

    石碗中的酒不知何时又被倒满了,两人拿着石碗碰了碰,怀老头喝干了一碗,突然间有神的双眼盯着陈望的双眼道”你想回家吗?!“

    正喝到一半的陈望全身的动作都停止了下来,目光怔怔对着怀老头的目光,从那睿智的目光里他知道到怀老头在问些什么问题,又不敢相信怀老头会问这个问题!这件事陈望自问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,陈望也确认自己不可能用任意一种方式泄露出去,这是他的秘密,就算别人知道了也不会相信,或许还会骂他的是疯子,这是个匪夷所思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回什么家?”陈望继续喝酒,装傻问道。

    怀老头的眼神变得有些戏谑”如果以我的知识来说,那应该是叫穿越!你来自另一个地方!“

    “啊!”陈望直接惊呼出身,手上一抖,石碗都差点掉了下来,手忙脚乱的才把碗接住,还好碗中的酒以及喝尽。咳!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,怀老头怎么会知道这些?就算他是先圣也不可能知道吧,除非他有读心术?

    陈望的语气变得有些颤抖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怀老头又再呵呵一笑“来,喝酒!”

    陈望一脸失神的拿起不知何时又满的石碗,下意识的喝光了碗了的酒。对面的怀老头放下石碗,拿起酒壶摇了摇,陈望听得出来里面已经没有酒了。

    怀老头放下酒壶说道“酒完了,我的时间也差不多,我给你提一个要求”

    陈望还在想着怀老头怎么会知道自己事,当他反应过来时怀老头已经说道“你愿不愿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“拜你为师...”陈望受到惊讶够多,现在反而有些平静或是木然。怀老头对于他来说两人既是忘年交,又是共患难,本是亦师亦友,拜不拜师其实都无所谓,何况怀老头给的那把心刃还救过自己的命,陈望可以的三个字都还没说出口,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了。

    “啊,怎么回事?”陈望边站起来边叫道。

    “唔”他的口突然不能言,身子站了起来,又缓缓的跪在怀老头身前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陈望连磕了三个响头,嘴里不由自主的说道”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“

    受了三个响头的怀老头,一脸高兴的扶起了陈望,一脸高兴的说道“谢谢你啊,好孩子!”

    陈望虽然心甘情愿的拜怀老头为师,但被他这样强迫拜师还是略微有些不爽,当他发现自己能活动时连忙抬起头来,先前扶着自己双手的怀老头已经不在了,四周宛若山谷般回荡着”谢谢你啊,好孩子!“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级其他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阅读网、免费小说阅读网、小说评论均转载而来,不代表本站立场
  • Copyright 2018 chinacn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华夏书阁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