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火燎天记 第二十八章 何处才是吾乡?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陈望不是修行者?!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有人大惊道,瘦子李宝山最先失声叫道,因为他是当时看得最清楚的一个人,马剑这个虚心上境的修行者直接被陈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而马剑的的厉害他是亲自尝过的。

    “他!他不可能不是修行者!”李宝山一脸不可置信的指着陈望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!我也不信!”站在一旁的何大海也跟着说道“如果他不是修行者怎么可能打得赢我”

    “打得赢你这种没脑子的人很难吗?”陈望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何大海刚想反驳,不过想到自己好像真的打不过陈望,只能羞愧的把头低了下去,围观的人们见何大海这幅没种的样子,顿时都笑出了声,公堂上充满了欢快的气氛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惊堂木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肃静!肃静!”张兴民大声喝道,令人奇怪的是张兴民此时却是一脸的平静,仿佛此时已经在他意料之中一样“你如何证明陈望不是修行者?”

    “这是很简单的事”林湖淡淡回道,随即走到赵颐面前行礼,有往前走了一步对着赵颐身旁一个毫不起眼的老头躬身行了一礼“在下斗胆请前辈看一看陈望是不是修行者”

    那老头一仆从装扮,身高不高而且还很瘦弱,但很多熟悉海陵王赵颐的人都知道,这瘦老头非常不简单,因为赵颐时常都把他带在身边。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这老头的身手如何,因为人们没有见他出手过,但瘦老头肯定是个高手。瘦老头没有说话,先前一直无神的双眼像突然聚焦了一般看向身前的赵颐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赵颐似乎感受到了瘦老头的目光,一直平静的脸庞露出了些许笑意说道“福伯,你就去看看吧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”福伯声音非常清脆。

    张兴民没有出言反对,也没有赞同,只是静静的看着,那表情是一个淡定,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,只不过只有张兴民知道他哪里是淡定,他是明白了一件事,事情已经是自己这个金陵府少尹无法控制的了。张兴民懊恼的是为官多年的自己怎么一开始不明白,陈望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,连千秋雪林湖都如此尽心竭力的帮他,连一向不管事的海陵王赵颐也跑来帮他的忙,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小人物,自己当初怎么会相信肖行这个大纨绔的话。

    张兴民有点懊悔的想着,若不是一旁的杨神光小声的提醒他,差点连福伯对他说话也没听见了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人,他不是修行者”福伯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他还不能修行,用修行界的说法他的气海一窍不通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会修行,若他不会修行怎么可能敢去报考天道院,我不相信”张兴民还没发话,李宝来已经抢先叫道,陈望给他的印象太深了,虽然他一辈子也没见过几个修行者,但陈望非常诡异的就打败了马剑三人,说陈望不是修行者要他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“放肆!把他俩给我押下去”张兴民一脸怒容,自己被这些大人物欺负就算了,怎么连你也敢跟本官抢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他们明显是骗人的啊,大人!”李宝山一脸不相信的大叫道,很快他和何大海就被押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兴民润了润嗓子后说道“老先生你确定你没看错吗?”

    “确凿无误!”福伯非常干脆的答道,说完后便直接走回赵颐身后站着。

    这都是些什么人,自己好歹也是一个从二品的京官,怎么谁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,张兴民非常悲凉的想道。这福伯说陈望不是修行者,他也只能认为陈望不是修行者,敢不认为那岂不是公然拆赵颐的台,自己这个少尹还真是两面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既然证明了陈望不是修行者,那么此案便应该有个正确的结论了”

    张兴民点了点头,无奈的叹了口气,哪知林湖还有下文“在此我要为陈望讨个说法,一是金陵府衙无故抓捕陈望;二是在监狱里虐待待考生陈望;三是在没有搞清楚情况的下,病急乱投医诬告陈望”

    林湖掷地有声“那么,今天在王爷在场的情况下,我要为陈望讨个道理,难道这就是大宋一直著称于世宋律?”

    没有人想到林湖居然得意不饶人,这个意思难道是要控告官府吗?

    赵颐没有说话,张兴民背后一阵发凉,这个锅难道最后还是我背吗......

    “林公子本官这也是根据规矩办事,陈公子和死者在牢房里起冲突,难免我成为我们的第一怀疑对象,这也是人之常情”

    林湖听后没有说话,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算了,林大哥!本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,既然事情解决了,就离开这晦气的地方吧”却是陈望开口劝说道,与其说是劝说倒不如说是挖苦。坐在上面的张兴民脸都黑了,到底谁是才是大人了?这金陵府衙怎么又成晦气的地方啦?这些话张兴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。

    倒是一直在旁观看的海陵王咧开嘴笑了笑,这两个年轻人还真是得理不饶人,以后的金陵城看来会很热闹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场在金陵百姓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案子就这样结束了,有林湖这个修行天才做状师,还有海陵王赵颐前来压阵,陈望觉得这场官司想不赢都难,再说自己本来就没有杀死马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杀的马剑?”落日斜照的小境湖,湖水映成了一片淡黄色,微风扶过撩起阵阵涟漪,陈望跟林湖并肩站在湖边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问你知道是谁想害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用屁股想都想得到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多留意了一下,偶然偷听到肖行和仆从的谈话的话,我可能都还不知道,没想到的是肖行这人出身名门望族,心胸如此狭窄,而且还如此狠毒,此事若不是师妹....”林湖自责的说道,却被陈望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林大哥,你也不用这样想,林珊也就是想捉弄我一下,要说也只能说肖行那人的确是个..垃圾!”陈望也不想把事情归结于林珊身上,毕竟当初自己是真的摸了她的屁股。再说林湖如此对待自己,就算坑了自己也平了。惹了个猪对手得了个神队友,用龙门的话说这次赚大发了。

    林湖一阵沉默,想着刚刚自己叫师妹给陈望道歉,师妹居然理都不理自己就走了,怎么下山没多久居然敢不听自己的话了。林湖心中难得的有些烦恼,便学着陈望捡起一颗扁平的石子,轻轻往前一扔,石子漂亮的的从水面飘了出去,直到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高高手啊!”陈望拍手笑道。

    林湖没有回应陈望,只是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湖面,双手背在背后。陈望脸上带着笑意,高挺的鼻梁似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,落日湖畔,斜阳晚照,两人挺拔的站着。

    风过,几片残留在树上的黄叶颤颤巍巍的掉落在林湖鞋边。这时林湖鞋边的两片憔悴的黄叶,突然间碎了,碎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刹那间,林湖已离开了先前的位置,右手一掌直接刺向陈望,手掌便像剑般刺了出去!

    不远处一直靠在树上的典韦,也感觉到了什么,站直身子望了过去,一脸的惊讶,大师兄居然出手了!

    湖边,林湖就这样以手为剑刺向了陈望,陈望眼里闪过一丝混乱后,似乎料到了什么,身子微微向左倾斜了一下。下一刻林湖的手剑已到却是刺空,林湖脸上一阵讶异,同时间左手借着惯性顺势甩出,就像在空中转了一圈似的,林湖背对着陈望左手却向后指着陈望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死了!”林湖没有转身依然背对着陈望说道,两招之间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“额.....”陈望一阵无语,你一个问道中境的修行天才,打赢我这个修行者都还不会的人,好像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湖似乎知道在想什么,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笑容说道“陈望其实你已经很不错”

    陈望认为高手安慰人的手段果然都很老套,你很强但还是击败不了我.....只是陈望不知道的是林湖是真的不是安慰人,林湖一向不说慌,可以不说,但不可以说慌,这是林湖的做人标准。只要陈望这时看向不远处的典韦他就明白了,此时的典韦本来就憨厚的面庞上,眼睛瞪得老大,嘴巴也张得老大,表情看起来十分的滑稽,仿佛遇到了天下间最稀奇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陈望隐藏得深啊”典韦自言自语的说道,只因为他看到陈望的速度太快了,更因为的是典韦和岳平之几人也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的了,但平时和林湖切磋没有一次挨得过一招。

    典韦知道林湖从来不会故意放水,说你可以你就是真的可以,说你笨你就是真的笨,林湖就经常说典韦笨,还据此给典韦的剑法起名为笨剑。

    此刻湖边的两人又重新并肩站在了一起,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的一般,陈望有点不舒服抓了抓刚长出来还有些刺手的胡须后,嘴唇微张刚想说些什么,林湖却抢先说道“有些秘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”

    陈望表情一滞,随即的点了点头“江湖险恶,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林湖又恢复那副儒雅公子的形象,听到陈望这句话后还是感觉很满意的,这至少说明了陈望并不打算瞒着自己,自己当初果然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残阳已落到山间,先前是淡黄色的山水,变成了一派血色,与这湖边憔悴凋零的花草树木倒也交相辉映,这景色不让人觉得颓败,反而是一种悲壮之美。

    “镜湖落日残霞”林湖突然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“白草红叶黄花”陈望望着湖面下意识的开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江南秋去冬来”

    “何处才是吾乡?”

    那时你说你喜爱西湖的夕照雷锋,其实这个夕照镜湖也不错的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级其他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阅读网、免费小说阅读网、小说评论均转载而来,不代表本站立场
  • Copyright 2018 chinacn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华夏书阁 版权所有